导航菜单

“想娶我,必须全款买房”,俩女人提了同样的要求,结局却差很多

  我是东林夕亭,你有故事,就来找我。

点击上面的“关注”,你就是我的人。

每个人都应该知道“东施小玉”的故事:西施的心痛和胸部的表情比平时更美丽。董石有同样的学习方式。他认为他会得到同样的赞扬,但结果却是荒谬的。

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也提到了这个方面。它只不过是爱房子和乌克兰人并且讨厌房子和乌克兰人的心理。人们已经认识到一个人的美丽,她所做的就是美丽。但人们已经认定一个人是丑陋的,她所做的是丑陋的。

我曾经看到互联网上的一些人说“东石很可怜”,说她只想得到人们的认可,想得到人们的赞美,但却受到人们偏见的伤害。用这种方式解释并非不可能,但这种解释并不掩盖现实和世俗的残酷。

一个真正拥有自己价值的人,即使他不能被所有人认可,也不会缺乏掌声和赞美。然而,一个没有价值但伪装成伪装和模仿的人几乎没有掌声和赞美,而是更多的批评和指责。这是现实。生活在这样的现实中,你不尊重现实,注定不会被现实所尊重。

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价值,而价值标准不仅仅是外表。不符合公众美学的人可能会被认为是丑陋的。如果你想变得丑陋而美丽,你会被嘲笑。换一种说法。其他人赖以生存的价值可能对你毫无价值。你应该做的不是盲目地模仿和复制,而是要找到自己的价值。

写文章也是如此。一些作者认为只需模仿他人。但是,如果你只模仿形状,无法把握文章的精髓,没有自己的风格和价值,那么你所写的总是一文不值,永远没有灵魂。

对待婚姻的态度更是如此。其他人有足够的资金来对婚姻提出高要求。如果你没有资金,你就做不到。下面的女人是这样的人。她从未结婚,仍然沉迷于她。这是非常可悲的。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。

董林老师:

我想谈谈我的故事和我的小故事。虽然我们一起长大,但在成长之后我们会有很大的不同。

高中毕业后我没有去上学,直接去找工作。高中毕业后,她上大学。从那以后,我们之间没有联系。

我的天性没有改变,我和以前一样对待别人。然而,她上大学后就改变了。也许她认为她比我好,所以我显然可以感觉到她有点被人鄙视。当我每年回家时,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说话和笑。

我没有担心,因为我们的关系僵硬了。我已经看过了。即使朋友,同学,小朋友,女朋友,即使关系良好,只要其中一人改变主意,关系就不会好,很多时候我走开了,散去。

我不想爱上这些孩子,只想让自己变得更好,更好。虽然我没有通过高考上大学,但因为我提前进入社会,我意识到教育和文化的重要性,所以我将在学习的同时学习和工作。在平时,我还会阅读各种书籍以丰富自己。

简而言之,当她从大学毕业并进入社会时,我已经非常富有并且在我自己的行业中做得很好。但是,她可能在大学里遇到了一个懒惰的问题。进入社会后,她一直不愿意努力工作。结果,在工作了几年之后,她仍然有一份普通的工作。

因为我自己有资本,所以当我谈到婚姻时提出的所有要求都非常高。其中一个是要求该男子全额买房。当然,我不是要求它,而是一个男人买房子。所有其他的事情都由我承担,结婚后把钱放在一起不会对男人不利。

在她听说我的婚姻之后,当她在她身边的时候,她还让我问这种要求。 “如果你想嫁给我,你必须全额购买婚礼房间!”

因为她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,她问这个要求。每个盲人都说要求太高,导致她永远不会结婚。

之后,她遇到了我的高中同学并要求同样的要求。在得知对方是我的同学之后,我也以我的例子为例。 “我和小友很小。她可以要求那个人买房子。为什么我不能?”

结果,我的同学咆哮道,说道:“好不是假装。你没资格要我买满屋!我没有能力买房子。只是,你不值得我。小友非常好,她提到高要求并不过分。但你擅长装货,你要求太多任何要求。我建议你反思自己!否则,结婚总是很难!“

之后我的同学告诉了我这件事。我觉得她很伤心。我没有看不起她,但她不知道。她不知道她要求几磅,自然也没有人会娶她。想象一下,我想要男人全额买房,然后我会先管理自己。如果她能像我这样做几十万年薪,它自然可以提高要求,否则就行不通!

无法安装女人的卓越和价值!

一个可以结婚的女人,一个结婚后可以幸福的女人,不可能是没有理由的结束。

旁观者可以看到什么,只想到他们自己想到的东西,比如运气,如生活,如看起来不错,如霸道等等,不能称之为价值。事实上,一个能够结婚的女人必须有自己的价值。从基本的角度来看,她的价值是为了幸福而交换的,与其他无关的事物没有必要的联系。

例如,以上两位女性,婚姻是“想到我,必须买满屋”,结果要差得多,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。之所以如此差异,原因当然不是取决于运气,而是依赖于你是否有价值,这取决于你是否已经设法做出自己的价值。

无法安装女人的卓越和价值!有价值的女性,优秀的女性,无论她们做什么,无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,都是基于自己的价值,所以他们会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。一个没有价值但不善的女人,如果你没有自知之明,不能在你自己的实际情况的前提下提出合理的要求,那就是对被问人的过分要求。

如果你忽略了别人的价值,觉得别人有资格结婚,并有资格获得高要求,你可以认为你也可以这样做。这真是妄想。不要对这种“东方效应”做这个愚蠢的事情,否则你将无法像其他人一样结婚,并会在别人眼中开玩笑。 (文/东林西婷,如果你有故事,请来找我)